文字

悲惨世界——终身为妓

  • 本名:张*雨
  • 职业:妓女

【一】

为了职业方便,我给自己起名小小,这名字一看就让人怜爱,可是叫这个名字的时候没什么生意,不知道是不是让我的财神爷们联想到前面没有质感,于是我就改成了花花,是我以前养的一条狗的名字。在它为我带来不少利润后,我也就不计较它是狗的名字还是猪的名字了。

超市售货员,临时演员,出租车司机,假扮别人女朋友,我不得不承认生存是最伟大的老师,足以让我变得麻木而顽强。

决定进入这行是一个并不偶然的巧合,我只是刚好找到了那么一个机会,可以用我的身体养活自己。我并不觉得这有多肮脏,不管我做着什么,不都是为了活着在折磨着我这幅皮囊吗?

当莉莉拿钱引诱我是否愿意合作时,我点头点得很拼命,我的贫穷是不允许我挑三拣四的。于是从此我成了一个光明正大偷鸡摸狗的妓女。

一次性300,包夜800,地点在我家,这是她给我定的标准。你看我运气多好,做一次就能拿到以前一个星期才能赚到的钱,我终于可以轻轻松松地过上纸醉金迷的日子,这种快感让我忽略了内心深处的恐惧以及我变得麻木的思想。

我并不了解行情,亦是个讨厌琐碎的人,于是便由她出面为我打点好一切,我直接提供服务以及收钱。莉莉是个好朋友,她为我介绍客人,也从来没有当着我的面从客人那拿回扣,还教我各种勾引挑逗拿小费的把戏。于是我便也不跟她计较那些贪小便宜的事了。

第一次接客的时候我并没有显得紧张恐惧抑或是有英勇献身的悲壮感,和做其他职业没什么区别,这只是我赚钱的手段。不过我想我一定是太过于矫情了,在那个肥头大耳的嫖客走后,我开始抑制不住地呕吐,我呆呆坐在马桶边,一想到他露出那一嘴参差不齐的大黄牙如同恶狼般啃噬着我的身体时,我就忍不住地恶心。直到我的胃里再也没有可以翻腾的液体时,我才终于觉得我的身体干净了些。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不愉快留下的后遗症,呕吐成了我的习惯。为了保持身材的丰满,我不得不扼杀掉这个足以害我失去金钱的坏习惯,于是我开始不停地在我的胃里塞满辣椒和二锅头,它们让我的胃变得足够坚韧,一次见效后,辣椒和酒开始成为我每天的主食。

唯一一次,我一整天都没有碰它们,是因为一个小屁孩儿。

门铃响的时候我刚好化好妆,打开门,看到他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哪家刚放学的高中生走错了家门。

“你是花花吗?”

“花花只是随便想的名字,我叫张*雨。”第一次,我对我的客人提起我的真名。

他有些局促,也并没有立刻想做些什么的意思,只是兀自地打量着我房间里的零碎的东西,然后问着我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钻进被窝的时候我突然被惊醒,正是冬天,他带进被窝的寒冷感突然刺痛了我。

“我喜欢的女孩和别人上床了,于是我就在想,我也和别的女人上床,这样我们或许就公平了,也许我以后还是能一如既往地喜欢她。”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可是我发现我还是没办法做到,真的爱一个人,他爱着她的心,应该是干净的才对。”“嘿,你知道吗?我觉得你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我无言以对,不知道该用什么合适的语言来回答这个第一次用善良这个词来形容我的男孩子。

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真是难得的安稳觉。洗漱完毕打算出去买早饭,开门的时候回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他,冬天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在他的眼睛上跳跃,我看着他闪闪发光的睫毛,竟有了奇怪的东西从心里冒出,让人欣喜而忧伤的早晨。

回来的时候床上空空如也,本想还给他的钱也原封不动地放在桌子上。

为了不浪费,那天早上我吃完了两人份量的早饭,入行以来,唯一一次没有辣椒和酒的早饭。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莫名想起了我的母亲,那个说我天生就是个恶毒的胚子,说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美艳的女人。我承认我从来就没有一颗善良的心,我还记得我幸灾乐祸地跑去告诉我父亲她和隔壁王叔叔上床的情景,当然,也并没有忘记去告诉王太太。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实话实说,我不善良,但是诚实。站在楼梯上如同审判者一样看着他们用最肮脏的词汇相互骂着,抵赖着,头破血流地扭打在一起时,我竟觉得有莫名的成就感。

他们离婚的那天晚上,我的母亲提着行李箱来和我告别。

“你以为你这样是毁了我吗?你是毁了你自己。”这是她的临别赠言,我还记得她是笑着把这句话说完的。我母亲走后的两个月,和我同住的父亲死在了他和母亲定情的那棵香樟树下,我看着他的尸体,想着,我的世界,终于清静了一些。

那天晚上,我梦到了我好久不见的母亲,她一点都没有变老,还是和以前一样明艳动人。她温柔地捧着我的脸,疼惜地看着我,说:“你看,我说你毁掉的是你自己不是吗?你再没有一个圣洁的灵魂和干净的身体来心安理得地面对你的人生了,你这一生,注定是要终身为妓了,你不是觉得那时候的我不要脸吗?你看,你现在不也一样被不同的男人糟践着吗?你以前是一个立着牌坊的婊子,现在,你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婊子了,你是不是觉得很痛快,是不是很高兴,啊?你看,我还不如你呢?”她还是如同多年以前一样云淡风轻地笑着,只是那笑声里,不再有怨恨,有的只是报复的快感。

凌晨两点,我被手机铃声吵醒,是许久不曾联系过的亲戚,她尖锐的嗓音不停地在漆黑的空气里回荡。

“诶,你妈死了,车祸,抢救无效,后天的葬礼。”我想,我的世界,终于是彻底地清静了。

【二】

她葬礼的那天下着粘稠的小雨,天空黑压压一片,没有一丝血色,那些大片大片的厚重的云,似乎可以让整个城市都为她一个人的离去而忧伤,当然,除了我。

葬礼是在外婆的家里举行的,穿过几条阴暗潮湿的小巷,再穿过一个流浪汉驻扎的狭窄的过道,就到了她成长的地方。斑驳的墙壁上布满了青苔,院子里满是坑坑洼洼的泥泞,几桌简陋的酒席摆在不起眼的角落,稀落着摆放的廉价的花圈,这一切都让人心烦。男人们在眉头紧皱地看着手里的牌,女人们嚎着大嗓门,谈论着她的死能拿的经济赔偿的数额。我到院子里的时候他们纷纷转头看向我,不知道是因为我撑着的那把有大片大片玫瑰盛开的雨伞还是我鲜艳的刺眼的红唇,这样得到回头率让我有些惭愧,我的初衷只是想让这阴郁的鬼天气有点生气。

来到她的灵堂,正中间摆放着她的照片,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了,大片大片的斑点在原本细嫩的皮肤上蔓延,眼角布满了皱纹,只有眼睛是不曾变过的,永远的看不起人的笑意,我看着她,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笑笑了。

察觉到我的到来,屋子里的嘈杂似乎一下子被空气吸收殆尽,所有人开始默不作声,我的母亲的父母、兄弟姐妹以及一些许久不曾见过的叫不出名字的长辈,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嫌弃的,鄙夷的,看好戏的。这该是场多么考验人心的好戏,我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我瞬间成了一个要来侵占他们家园的恐怖分子,他们对我的所有的嫌弃和厌恶似乎都变得理所应当。

“你出去,你快滚出去,你不干净,不吉利,快让她出去。”外婆双手紧握她的破旧拐杖,用力地跺着地面。

“哎呀,妈,你别激动,别为了那种下贱的人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大姨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倒是一点也不惊讶,不过她嘴上劣质的随着她的嘴唇抖动快要掉落的口红着实是让我觉得可怜。

小舅走到我面前,他总是这样,一脸和蔼慈祥地看着你,让你天真地以为,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了:“乐乐啊,你快点上炷香就走吧,你也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左邻右里的都知道,你这一来,我们几家人都跟着你一起变成没脸没皮的。再说了,你妈估计也不想让你来,你一直以来都对她不闻不问的,现在来这儿也没什么意义,财产什么的,她,她也什么都没留下来,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了,该给你的我们还是会给你的。”他说完那些话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似乎是差点就要吃大亏了,竟忘了还有分财产这回事。这世界上,大概真的是只有小舅对我是最好的了,我想我应该好好报答他。

“小舅,上次莉莉给我说介绍给你的那个姑娘,后来好像检查得了艾滋病,你有没有去检查过,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种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应该知道,不好说的。”

小舅妈的尖叫声,吵骂声,外婆的哭泣声,小舅的忏悔声,他们终于挣扎在自己的苦海中,无暇顾及我了。

终于有了时间可以和她单独地安安静静地说会儿话,竟不知从何说起了。

“你怎么变老了呀?”我悄悄对着她说,喉头哽咽,再多说一句恐怕就泣不成声了。我记得第一次这样安静地看她是在很多年以前了,那天放学回家,写作业的时候扭过头,看着她在厨房煮着面条,氤氲的热气扑腾在她的脸上,她温柔地就像是一个别人家的母亲一样,竟也让小小的我看得热泪盈眶了。我给她烧着早上从银行取出的人民币,烟雾在她的照片周围弥漫时,我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

小舅将面前的火盆一脚踢翻,还在燃烧的纸屑飞到了我的脸上,被我满脸的眼泪熄灭。

小舅妈将我推倒在地对着我破口大骂的时候我还没有从多年前的那个温柔的下午中抽离出来,还是在愣愣地看着她的照片,小舅妈似乎被我平静的反应激怒,将不知从哪弄来的一大盆剩菜剩饭淋漓尽致地倒在我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我告诉你,你毁了你自己的家庭,你还想来毁我的吗,那个有艾滋病的,是不是你故意做的,你这个贱人,你们全家都是不干不净的,你不知道吧,你也是你妈不知道从哪个男人那里带来的小野种,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你爸妈这么讨厌你了吧,你现在这个德行就和你妈一模一样,你们一家都是骚货,你们一家子,都是一群神经病,都是疯子,都是贱人。”

“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我掐住小舅妈的脖子,我从来没有这么真实的强烈地想要弄死一个人的欲望,比想要弄死我自己还要想。

所有的人都护着她,所有的人都拼命地把我这个疯子拉开,可是小舅妈明明说的是我们一家人都是骚货,原来他们从来没有将我当成她们的家人,当然,还有我的母亲,安葬我的母亲,无非是为了钱吧,真是滑稽,我和我的母亲,竟然在这样的荒唐下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外婆走了过来,她将她颤抖的手拍打在我的脸上,她的手一定很疼,这种花光力气给人耳光的感觉一定很好。她颤颤巍巍地转过身走向她房间的方向,她还是一样的勤俭持家,回她的房间之前,竟也不忘记捡起地上还没有烧毁的人名币,温柔地吹了吹上面的灰尘,认真地叠好,就像捡起她自己弄丢的钱一样顺其自然地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小舅妈的话真是让我醍醐灌顶,为什么从我懂事开始,我的所有的平时和蔼可亲的长辈们,对我总是避之不及,也从来不让他们的小孩和我接触,原来,在他们眼里,我的出生,就是一个不干净的开始,我的血液,我的骨头,连同我的灵魂,生来肮脏,随时会玷污他们营造的干净的高尚的世界。

那些油污和着满地的灰尘遍布了我的全身,这下,他们该是满意了,我终于是一个实实在在从里到外都不干不净的婊子了。

那时候,我恨之入骨的母亲,我爱之深切的母亲,我在想,她要是在,就好了。她总是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心狠手辣,斩草除根的,也知道该以怎样尖酸刻薄的言语来回复那些牙缝里塞满菜叶的嘴里吐出的污秽的,就算她本身对我再是尖酸刻薄,也是决不允许别人伤我分毫的。

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终于没有人再言语了,大概是怕再多说一句我就会将这身油污往她们身上蹭了,他们是爱干净的人啊。

出来的时候下着很大的雨,这雨一定是她带来的,她终于在死后为我真真切切地做了一件好事了,不过她不知道,一场大雨是不足以洗干净我不干净的罪名的。

回家的路寒冷而漫长,鞋子里灌满了泥浆,全身上下失去知觉的我,莫名地就想起了以往那些压在我身上的形形色色的雄性动物,想起了那个和我母亲缠绵的头发凌乱的男人,想起他趁我睡着时走到我床边狰狞的表情,想起了父亲在某个夜里将手掐在我脖子上的颤抖,想起了那个抱着我温暖入睡的小屁孩儿,想起了那个买滚烫的红薯给我暖手的暗恋我的小胖子,想起了从出生就被认定为肮脏的我的人生。

杂乱无章,饥寒交迫,我想我成了安徒生笔下卖火柴的小女孩了,可是我明明比她还可怜,我甚至没有一根火柴来拥有一个温暖幻象,哪怕它只有几秒钟。

我终于到了我的家,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它充满了期待和幻想。

我太冷了,我觉得我的骨髓都是冰凉的,我所有的血液都已经凝结成冰。一到家就开始慌乱地翻遍家里所有的角落的我,终于没有白费力气,找来两瓶二锅头,一箱辣椒,我兴奋而匆忙地将它们灌进我的嘴里,来不及咀嚼,将他们直接咽进了我寒冷而疼痛的胃里,我没办法,我知道这样不好,这样不够淑女,可是我太冷了,酒和辣椒还是不足以温暖我,我找来家里所有的棉被,所有的床单,将它们死死地裹在我的身上,我还是冷,我似乎冷得没有了意识。

妈妈,我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妈妈,我很想你,求你来抱抱我,抱抱我,就一下就好,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冷。

“你为什么从来就不舍得抱我,就是因为我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杂种吗?”我看到她了,她站在我的对面,她还是一样的年轻,她笑着看着我。我对她嘶吼,对她尖叫,可是她就是不来抱抱我。

我将地上的辣椒罐一瓶接着一瓶地砸到她身上,那些辣椒罐穿过她的身体,砸到了墙壁上,整个房间都是油腻的猩红和尖锐的碎片,她站在那些碎片中,她还在笑,可是等我走近她的时候,她忽然就消失不见了,我不要让她不见,她都还没有给过我温暖,她不可以不见的。

蜡烛,蜡烛,她说过,她最喜欢的,就是那种橙黄色的光,像家一样的光。我找来家里所有的蜡烛,将它们全部点燃,放在家里每一个看不见光的角落。她终于又出现了,她还带来了父亲,她们并肩站在一起,他们对我笑得那么亲切,他们那么相爱,他们看起来那么爱我,是真正的像别人家的父母一样的笑,他们正在走向我,他们会拥抱我,会给我温暖。

这份爱应该是永恒的,它必须是永恒的,要永恒。

蜡烛燃尽,火焰顺着地上的红色碎片开始蔓延,我的血液开始融化,骨髓开始有了温度,这样真好,温暖得像从来不会有寒冬一样。

我想,我终于可以有一个干净的身体和圣洁的灵魂来拥抱温暖了。

火光里我看着她的脸,流着泪,却是笑得迷人。

——那个女人


  • 入群请加微信:wlf925  (注明挖沙)
  • 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小程序挖沙+ 

(长按识别或扫一扫)

那个女人
我所热爱的 我所崇拜的 我所厌恶的
查看“那个女人”的所有文章 →

12 条评论

  1. jiuyue

    生活本来就是无奈的。可是只有到最后才会知道你的人生的厚度。

  2. wsy373159929

    错!错!错!我只能说这种生活方式是错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小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扭曲的种子,主要是自己的选择。悲惨二字如果一直活在你心中,那才是悲惨。别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想想那些励志的人物们!如果你那悲惨当成功,那我无话可说~

    • 错错错
      错你妹啊

      • wsy373159929

        你愿意跳出自己的思维去看这篇文章去听这首歌么

        • 你会跳出自己的思维去看这篇文章去听这首歌么????

          我不会跳啊.....

          那我教你好了。。。。。

          好啊。。。。

          一跳一跳亮晶晶,,,,,,,,,,,,

          • wsy373159929

            唉~累~你就当我是一个路过的傻逼好了!

            • 别酱紫啦 我只是开个玩笑
              你帮我仔细仔细说说这篇文章 我听着呢 啊 😳

          • wsy373159929

            那就加我qq吧。我的用户民就是,这样聊不方便

            • 你加我吧 846772914 :mrgreen: :mrgreen: 我先回去 再加你

  3. mycaozhe

    能说什么呢,世事弄人,但人却不能放弃。

    • 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坚强地活着……

  4. linda

    确实悲惨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