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她什么星座?

我觉得星座的正面意义,是对人类心理的辅助摸索方式,和对超验事物的尊敬。但,凡是要求批流年,看运势,合盘看婚恋取向,甚至宫位,判断生儿还是生女的,我通通不理。

我大概是在上世纪末开始关注星座的,当时中国还没有星座热,网络平台也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星座迷们最初开始关注星座的动机是什么呢?我问过很多人,基本说法就是为了研究分析自己和他人的内心。我本人开始精研星座,是认识了好友小诺以后,光是看什么玛法达星座运势,或是太阳星座粗解之类,已经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了。我们装了一个占星软件,给认识的朋友、熟人看星盘,然后对比实情,做成个案,存档研究。每每发现相同的相位投射在真人身上会有类似的现象,我们就非常兴奋,为星座的某种神秘又超验的魔力。

渐渐的,星座已经成为我的一个惯用而且好用的交际方式,简直比谈文学效果还好。它以漫不经心的平易方式,曲径通幽,抄小道进入他人内心。比如初初认识一个人,进入关系的预热,如果直接发问“你的感情状态如何,和某某相处怎么样”,未免显得鲁莽生硬,也容易激起他人的戒备心。但如果你说“你有一个火海相位哦,这个相位可是桃花多多啊”,把注意力转移到对客体的讨论上,对方打开心扉就容易多了。

速写一下星座迷们的交际场景——有次我和小麦喝咖啡:“我要冰咖啡。”“算了,还是不冰的。”“有点冰,但不要太冰。”“要不我喝红茶算了。”⋯⋯领班被她叫来叫去多次,最后拿眼斜我们。我说:“小麦你什么星座?”“双鱼座,AB血。”“哦,难怪,双鱼的两条鱼,很难往一个方向游的。”好端端的聚会,不经意间,一个拐弯,就窜到星座的小巷里去了。

而星座迷的路遇则是这样——有次我和小诺午夜散步至城墙下,谈论着关于星盘的种种,突然看见一个男孩跑过来,问我和小诺有没有一毛钱,我俩面面相觑,男孩一边擦汗一边说:“我女友要我去和路人要一毛钱,要羞辱我,因为我惹她生气了。”小诺一边摸钱一边问,“她什么星座?”男孩怔了一下说“水瓶”,我赶忙问“你呢?”“摩羯。”我和小诺走远后,小声说,“这摩羯哪能搞定水瓶这种外星人啊。”

再后来养成习惯,连看作家作品都会下意识地查星座。嗯,风象星座普遍语言机能发达,善于虚构文体,所以小说家最密集,尤其是双子和天平,比如萨特贝娄福克纳卡尔维诺麦克尤恩等等;水象直觉最好,如天蝎评论家都很犀利,处女座逻辑思辨这块很强,比如博尔赫斯柯塔萨尔克里斯蒂,摩羯座耐力好,擅精研,做学问和写长篇都很厉害,比如村上春树沈从文梁实秋诸君。

甚至连讨论作家关系、作家夫妻相处之道,总之一切涉及人本之地,都可引进星座理论分析。比如,鲁迅和周作人因何交恶?一个是群星天平一个是群星摩羯啊,正好是刑相位嘛,星盘上杀得一片通红。那村上春树为啥每次长跑回家,进门之前都要擦汗整衣?这很简单,他老婆村上阳子是个天平,天平都是外貌协会的嘛。

只要有人的地方,都可沿用星座原理。我闺蜜米拉有次让我帮她招工,以处女摩羯天蝎优先,双子射手通通淘汰,基层岗位双鱼可以用。她在长期的用工过程中,觉得土象星座非常踏实,而双子特别多是非,射手有野心,都不适合做下属。但又有一个朋友,要求团队合作精神,天蝎处女通通不要,因前者太自我后者太龟毛,很难相处。

星座还有情绪排毒兼卸责之功用。比如我女友在拉斯维加斯旅行丢了护照,明明包进小袋子里贴身藏着的呀,回忆中自己可是一点行为过失都没有,算了,肯定是那段时间水星逆行造成的失财!这责任推给天上星星以后,她顿觉良心大安,一阵轻松。

千万别以为研究星座的人都是无知妇孺,我周围的星座狂人,有相当一部分是高知,博学多才,持唯物论行事,头脑清楚,条理分明,在专业领域还术有专攻。而且,她们研究星座,都是以科学的方法,认真的态度,缜密的行事。更有朋友干脆奉上学费,牺牲了休息日,到星座学校去专程学习。看她的微博,把我笑得半死。如今这星座学都电子化教学了,老师在课堂上对着PPT指指点点,同学们频频点头。

我觉得星座的正面意义,是对人类心理的辅助摸索方式,和对超验事物的尊敬,但星座的负面效应则在于,它很容易和其他迷信一样,被偷换成一种算命,继而沦为心理暗示。就像信宗教的人,也是分布在人类智力金字塔的各个段位,高端的非常睿智通透,低端的全是图现世回报的愚民。这是我很排斥的星座功用。凡是要求批流年,看运势,合盘看婚恋取向,甚至宫位,判断生儿还是生女的,我通通不理。

(文:黎戈)

 


  • 入群请加群主微信:zjform  
  • 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小程序挖沙+ 
烤鸡翅
听一首温暖的歌,等一个温柔的你。
查看“烤鸡翅”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