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消逝时光的囚徒

 

除了生命,一切事物对于我来说都变得不可承受——办公室,居室,街道,甚至它们的对立物(假如这样的对立物存在),都会将我淹没和压迫,只有生活的整体能给我提供宽解。是的,整体的任何部分都足以抚慰我。一道阳光源源不断地照进死气沉沉的办公室。街上的一声叫卖直上我住房的窗口,还有人们的存在,气温和天气的变化,以及世界令人生畏的客观性……

一道阳光突然照人我的心胸,我的意思是,我突然看见了它……它是一束几乎没有色彩的光亮,像一片赤裸的刀刃划破黑暗和木地板,使周围一切都有了生气,包括旧钉子,地板条之间的缝隙,还有表格密布不见空白的纸页。

我注意着阳光射入静静办公室带来的难以察觉的影响,足足有好一阵……我是消逝时光的囚徒!只有囚禁者才会有一种观察蚂蚁者的勃勃兴趣,才会对一道移动的阳光如此注意。

(文:费尔南多·佩索阿)

打赏 赞(3)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打赏

一粒沙
希望真的会在拐角吗?
查看“一粒沙”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