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感谢那束光

 

一直以来,我对节日没什么兴致,早已丢失了孩子般的期待,一切如常。而生活似乎在提醒着我们什么,告诉你日子是需要被记录的,是没办法免俗。

记忆把我拉回那年初三,依然记得,进校门右转不远处,那栋孤零零又荒凉的老式实验楼,是我们那届毕业生的教学楼,不多,零零散散分布着五个班而已。我的教室在顶楼,之所以说顶楼,仅仅是因为我忘记,原本它多少层?那些过去的学生时代,我所待的教学楼,其实也不多,大大小小,我却生不了记忆,唯独对它,犹如恋人。

故事要从那堂课说起,主角是我的语文老师,关于他的外貌特征,没什么记忆,这适用于我对所有人,也许是脸盲的缘故,没法去具体描述,而再次相见,我却能一眼认出来。记得,他是学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提及他时,我们惊叹他精彩的教学,同时心里也带着一份畏惧,就是那种他看你一眼,你就会紧张到不行,以至于没人敢在他的课堂上撒野。

那是周六的第三节语文课,他在讲台上惟妙惟肖地讲解着,同学们都在专心致志听讲,而我在他眼皮底下睡着了。下课的铃声叮铃铃响起,仍没唤醒睡梦中的我,他用力地敲了敲桌子,示意我去办公室。那刻,潜意识告诉我,你完蛋了。

我们下一层楼,就是老师们的办公室,忐忑不安的我远远就看到,他已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就像监狱长等着囚犯的到来,他已备好审讯工作。那是我转校来一中后正式面对办公室,它,给人的感觉始终不好,身体本能的反应是拒绝的,没人愿意接受老师的“招待”。

这样严肃的老师,没有什么寒暄之词,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上课睡觉?”我低下头支支吾吾回答道:“我感冒了。”仅仅一句话,几个字,顿时就让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得踹不过气来。我心里最清楚,那句话背后隐藏着呼之欲出的谎言,我还在笨拙地掩饰,像一个没有经过彩排的演员,等待他来拆穿我藏不住的把戏。

这时,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板白色颗粒状的药,递过一杯水,说道:“先吃道感冒药。”为了扮演好“骗子”角色,我毫不犹豫吞下了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临走时,他又像一位经验老道的医生,递给我药,交代好医嘱,而此时的我,喉咙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那样的温情,滋润了心田,让我感动良久。毕竟在那段离家求学的时光里,周遭的事物,就像没有做好为人父母的情侣,偏偏意外怀孕。他们对于我的空降,似乎不太友善,就像再为一个错误买单,以至于伤我千疮百孔。谢谢那时出现的你,捡起那个被遗弃的孩子,用你那份不为人知的温柔,清理我内心的阴霾,治愈生活的刁难,告诉我,大步向前走,勇敢地走下去,别回头。

借教师节之名,感恩人生路上遇到的每一位老师,你们像那束最美的光,照亮了我们的人生,温暖了我们的世界,我们会带着你们的期盼和教诲一直前行!

(文:沙友/蜜)


  • 入群请加微信:wlf925  (注明挖沙)
  • 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小程序挖沙+ 

(长按识别或扫一扫)

一粒沙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一粒沙”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