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白鸽终向北方飞去

 

(一)

我曾养过一只猫,叫姗姗,说起那只猫,其实有许多事情可讲。

那是一只白色斑点猫,大伯举家搬到山西晋城,因为不能带上火车,就把它留了下来,自生自灭。它傻啊,也不离开,就一直待在大伯家,它不知道的是,大伯一家不会再回来,这个家也早已不是它的家,它已正式成为流浪大军中的一员,只是,它还不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

等我发现时,它已奄奄一息,三个月了却只有巴掌大小,它就躲在房间角落里,静静地看着我,眼神中满是羞怯和无助,在长达半小时的眼神交流之后,终于确定我没有恶意,它才慢慢从柜子后面走出来。腹上的肋骨根根可现,因为长时间的营养不良,走起路来像个举步维艰的老人。

我将它带回家,并且起了一个很个很女生的名字,叫姗姗,意思是姗姗而来。

姗姗一直跟我很亲近,灵性这东西,放在人身上察觉不到,一旦在动物身上,就显得很离奇,姗姗也是这样。

我常常下课很晚,还要上晚自习,姗姗就蹲在家门口的马路边上,看到有学生路过,它就会赶紧跑过去,看到我时,它兴奋的边叫边跑来到我面前,然后在我的腿边蹭来蹭去,十分亲昵。

我便抱起它,放在怀里,一同回家。后来它沿着去学校的路越走越远,甚至能够跑到学校附近的地方等我,我始终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

我妈说,姗姗每次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它都会跑过去,如此反复十数次。后来它都能准确的分辨你的脚步声了,只要你一回来,它就会叫个不停的跑出去,这猫,有灵性着呐。

(二)

姗姗就这样一直呆在我家,中间还生过几只小猫。后来有点老了,腿脚也不是很利索了。有一回在去找我的路上因为横穿马路,被疾驶过来的卡车压断了脊椎,肠子也流出来了。

我爸说,有收流浪猫狗尸体的贩子经过,给了三块钱,把尸体买走了。然后他把这三块钱摊在我的手上说,这是你的姗姗换的,还好,因为伤得很重,走的很快,没怎么受苦。

看着这三块钱,我就哭出来了。姗姗死的时候我都不曾掉一点眼泪,但是看到这三块钱的时候,我却泪水如注。

我伤心的是,我那么好的姗姗为什么却只值三块钱,哪怕是一千,一万,也并不能和我的姗姗相提并论,但是我手里却只有三块钱,用姗姗换来的三块钱。

我爸安慰我说,姗姗死了,这是事实,与其看着姗姗在土里被蛆虫吃掉,还不如就给猫狗贩子带走吧,我们看不见,也就不那么伤心。

我的姗姗死了,在大家眼里,它就只是一块肉,一块很不起眼很不值得一提的肉,它的价值,就只值这三块钱。

我在想,是不是有一天我死了,也会像姗姗一样,成为一块毫无用处的肉。我终日好好保养,作践了那么多粮食,惹父母生过那么多气的身体,到最后是不是一文不值?

姗姗的死,对年幼的我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我突然想要成为一块价值很高的肉,一块不会被轻易抛弃的肉,一块会被所有人记得的肉。

而无论我终将会成为一块怎样的肉,姗姗还是不在了,停留在2004年的夏天,而我还在往前走,会走到很远的地方,远到看不到2004年,也想不起姗姗的那一年。之后,姗姗终将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无人记起,就像从来都不存在。

(三)

我想,我们终将都要独自走完一段孤独的人生。

姗姗也是,我也是。


  • 入群请加微信:wlf925  (注明挖沙)
  • 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小程序挖沙+ 

(长按识别或扫一扫)

今非昔比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查看“今非昔比”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