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遗憾也值得

 

年初因为一部《文豪野犬》,了解到日本文学无赖派三巨头除了太宰治以外的另外两位 —— 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作品中他们仨之间的故事,最初有多温馨,最后便有多寒心。像极了一把刀,扎得人生疼。太宰曾对安吾说,“我没觉得难过,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不管你是不是特务科的人,不想失去的东西都必定会被夺去。所以事到如今,我已经不会有任何感觉了。一切有追求价值的东西,在得到的瞬间就已经注定会失去。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不惜延长痛苦的人生去追求。”可多年后,他却质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我已经原谅你了?安吾”。遗憾也许是,他们之间的友谊曾那么纯粹,最后有人永久地离开了,徒留一张合照,孤零零地证明他们之间的故事曾存在过。

现实中,他们之间的交集似乎寥寥,虽的确也有过合照,只是我终究没有勇气去过多了解。曾经看太宰治的作品是带着好奇和不解,后来更多的是懂得和心疼,虽然很可能我认为的“懂得”并不准确,却也不妨碍。《文豪野犬》中织田作是这样形容太宰的,“他只是个头脑特别聪明的孩子,只是一个被单独留在黑暗里、一直在哭泣的孩子,他的世界比我们所在的世界更为遥远,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虚无。”我总觉得这用来形容现实中的太宰治也很贴切,可惜的是现实中世人对他的理解,隔着太过遥远的时空,而他在自己的时代里,收获的更多是误解,如同他一生都没能获得一心执着的“芥川奖”一样,遗憾而已吧。但于我而言,遗憾是,要是当年他熬过夏天就好了,说不定告别了夏季的燥热后,会感受到秋日的静美,于是……迎来了更多的春夏秋冬。可惜,人生有很多时候就是难以如愿,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遗憾,但总会有些遗憾是值得的吧,是可以让人相信遗憾也值得的。

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而当我真的与故人久别重逢时,我天真地以为是缘分未尽,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却未曾料想,有的人再次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仅仅是为了再一次路过。只是下一次不会那么幸运还能重逢了,也许还残留着“求而不得”的遗憾,但还能再见,并且真实地感受到那份喜悦,即使遗憾也值得了。“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何尝不是一种放下。总想着那些失去的、得不到的,生活就没法继续了。在这世上,我们得先是自己,并不是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是要“自先沉稳而后爱人”。

祝福那个出现又离开的人,依然“满船清梦压星河”。即使来之不易的重逢仅是旧梦一场,遗憾也值得,至少还能梦里见,或者,来世再见。

(本站作者:夏沐兮)

 


  • 入群请加微信:zjform  (注明挖沙)
  • 欢迎关注本站微信小程序挖沙+ 

(长按识别或扫一扫)

夏沐兮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查看“夏沐兮”的所有文章 →

1 条评论

  1. 写得真好,without m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